[網貸聚焦]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網貸聚焦] 首頁 網貸聚焦 查看內容

P2P的形勢可能比你想象中還差(三)...

2019-11-22 11:50| 發布者: 網貸周萌| 查看: 3171| 評論: 0

摘要: Hi,大家好,我是NP叫獸。 還記得,在5月和9月的時候,叫獸(公號ID:npducai)曾經寫過兩篇文章,主題都是《P2P的形勢可能比你想象中還差》 現在是11月份中下旬,傳言中的"試點監管" ...

Hi,大家好,我是NP叫獸。

還記得,在5月和9月的時候,叫獸(公號ID:npducai)曾經寫過兩篇文章,主題都是《P2P的形勢可能比你想象中還差》

現在是11月份中下旬,傳言中的"試點監管"依然沒有明確消息,反倒是51人品和美利金融等平臺先后被查。

現在來看,備案這事依然是遙遙無期,而對P2P和現金貸的圍剿卻似乎是進入到新的階段了...

以前至多是些中小平臺,現在有一絲蔓延到頭部平臺的氛圍。

P2P行業真正的原罪

在兩年前,叫獸(公號ID:npducai)曾經說過看好P2P的長期價值,是普惠金融的重要環節之一。

現在來看,這句話恐怕只對了一半。

P2P平臺包括了資金端和資產端組成,其中對普惠金融有貢獻,主要是資產端。

——為那些無法從正規金融機構獲取貸款的群體提供資金周轉的服務。

這部分社會群體,一般都是低收入人群,究竟該不該為他們提供金融貸款服務呢?

對于這個問題,長期以來都是有爭議的——最大原因就是現實與理想的沖突。

在中國,有法律規定的貸款利率紅線。

對于大部分低收入人群來說,本身的違約風險就已經很高,在沒有抵押物做支撐的情況下,單憑信用的借款利率如果不超過36%,很難覆蓋住風險和成本。

盡管普惠金融的理想很美好,但現實就是這么的殘酷。

在P2P還沒出現前,正規軍肯定是拒絕他們的借款申請,在這種情況下,他們往往只能去找民間借貸,甚至是地下錢莊。

在P2P行業出現之前,這些民間借款和地下錢莊都具備隱蔽性,且帶有很強的區域性,特別是在三四線城市,收入文化水平一般的群眾向民間借貸或者地下錢莊借款是很正常的事情。

叫獸還記得當年自家親戚蓋房子時,就曾經向那些地下錢莊借過錢,借款4萬,每月利息3厘(即36%)。

當P2P行業出現后,這些地下錢莊就開始轉移到線上了,所以你們可以發現最早那批P2P老板基本都是學歷水平不高的,這波人基本是做高利貸起家的草根老板。

當年,趁著那波"互聯網+",一些膽子大的高利貸老板就趁機把在線下做的事情搬到線上去,形成最早的一批P2P平臺。

隨著規模逐漸增大,最早的那批草根老板由于風控和技術跟不上發展,慢慢開始被淘汰掉,當然也有幾家留下了,比如現在的微貸網

所以,整體來看,P2P行業自從誕生以來,就和高利貸脫不了關系,直到現在也是如此。

除了桔子理想這種自帶電商的平臺以外,恐怕沒有哪家平臺敢說自家的貸款利率是不會超出法律規定的紅線。

在叫獸(公號ID:npducai)看來,這就是P2P行業真正的原罪。

為什么現在活不下去了?

今年是P2P誕生的第十二個年頭,至少在過去的10年期間,監管部門對于行業的貸款利率基本是不管的。

2017年,現金貸爆發,由于利率實在太恐怕了,已經影響了整個社會的實體經濟,監管是不可能允許有這么暴利的行業出現的,明白嗎?

2017年底,監管第一次出手,發布了《關于規范整頓“現金貸”業務的通知》,但監管的重點依然是針對現金貸而已,普通網貸(超過紅線)的貸款利率還是沒怎么管。

對現金貸嚴管一段時間后,很快又放松了。2018年下半年,現金貸迎來了第二波爆發,出現了714高炮

2019年3月15日,監管終于決心痛下殺手,開始圍剿現金貸行業,直到現在為止,圍剿行動還在持續不斷。

這次圍剿行動可謂是徹底,涵蓋了現金貸行業的每個環節,甚至連大數據這種不直接參與業務的公司都被端了幾家,過程十分慘烈。

但直到目前為止,監管部門對于普通網貸利率超出法定紅線這個事情,依然是沒有完全限死,但還是打擊了催收這個環節。

換句話說,如果你的放貸利率(含砍頭息)超過了法定紅線,沒有關系(包容你創新),你可以放出去,但不能暴力催收,能不能收回來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因此,現在的助貸行業還能發展著,完全是因為監管部門沒有完全限死普通網貸的貸款利率,你隨便下載某個網貸APP借款,砍頭息依然在正常收著。

所謂的助貸,其實就是被閹割了出借人資金端的資產端,已經不算是完整的P2P平臺。

為什么叫獸說P2P活不下去了呢?主要就是因為監管已經看到P2P有轉型的希望。

前幾天(11月12日),銀保監會就近期市場關注熱點事件舉行吹風會。

在會上,再次定調P2P網貸未來的整治工作內容——分類處置,以退為主,個別可轉型為小貸和消費金融公司。

監管部門的領導有這樣一句原話:"對能力強、有金融科技基礎的機構,(讓其)逐步轉型為網絡小貸公司,個別符合條件的可以轉為持牌機構,如消費金融公司。"

其實,意思已經很明顯,有能力的就轉型,沒能力的就趕緊退出。至于備案呢?這么重要的事情忘了嗎?

試想下,如果你都能轉型成功,還備案干嘛?難道還想讓那些沒有風險承受能力的老百姓去投資?如果出了群體性風險事件,誰來背鍋?

上面也提到,P2P的資產端依然是高利貸,而P2P出借則已經屬于高風險的固收產品。

并不是所有老百姓都有這樣的風險承受能力,監管經過慘痛教訓后,也徹底明白這個道理。

誰才能有這樣的風險承受能力呢?——100萬以上的合格投資人或機構。

把資金端的門檻提高,降低群體性事件的風險;轉型助貸保留資產端放款,普惠金融的目標也能夠繼續干下去。

在這樣的情況下,還要備案來干嘛?多此一舉。

按照叫獸(公號ID:npducai)自己的推測,哪怕真有備案這回事,恐怕也要淪為雞肋。

為什么這么說?因為哪怕備案成功后,也不能像之前那樣隨意擴大出借人的規模,因為監管還是要考慮群體性風險。

現在已經陸續有些地方開始清退轄區內的P2P平臺,有些地方名義上沒有說要全部清退,但基本都在嚴格要求三降。

其實從業者心里都明白,有些地方的平臺規模大,如果直接宣布恐怕會引起躁動,所以先要求三降等規模縮小得差不多,基本就沒有什么好顧慮了。

等規模縮小得差不多了,已經沒有多少出借人了,有沒有備案已經不重要,哪怕真有備案,也不給隨意擴大出借人的資金規模。

未來不排除有備案或者監管試點,但恐怕就算通過了備案后,出借端也要淪為雞肋,幾乎沒有什么意義。

在某種程度上,P2P已經算是名存實亡。

出借人就算不想退出,都沒有辦法,而對于平臺來說,減少出借人數量也成了ZZ任務。

出借人怎么樣才能拿回本金?

對于P2P出借人而言,當前最大的風險是政策風險。

對于保守出借人來說,已經很難敢說有安全平臺了,特別是在51人品和美利金融兩家頭部平臺先后被查后,釋放的信號已經很明顯。

無論平臺大小和實力如何,只要違規情況嚴重,都有可能被查,無論是不是頭部。

雖然很無奈,但普通出借人對此真的毫無辦法,只能祈求平臺背后會有更強大的背景或者高人罩著。

像51人品那樣,從業者多少都知道,前段時間被查后,其實是被杭州zf保了下來,美利金融就沒有那么幸運了,至今生死不明,恐怕兇多吉少。

唉,沒辦法,神仙打架,凡人受罪。

其次,就是逾期和壞賬飆升的經營性風險。

隨著催收的持續收緊,很多平臺催收團隊都變得越來越合規和“溫柔”。

本來,合規催收是一件好事,但太多借款人卻借此機會惡意逃廢債以及反催收。

當前情況下,借款人的違約成本太低了,征信體系尚未完善,網貸催收能采取的失信懲戒手段十分有限。可能需要用時間去換取空間,延長催收回款時間。

這時候保持平臺的持續正常運營就顯得十分重要。

愛錢進為例,過去一年由于流動性和催收受阻,導致平臺陷入了流動性危機。

無奈之下,平臺只能隔離新老產品,通過時間換取空間。

第四季度后,老產品的債轉速度終于開始明顯加快,確實是有望走出流動性危機。

但反面來看,在借款人那邊,對愛錢進資產端(凡普金科和錢站)的攻擊一直是各家平臺里最多的。

總體來看,如果想要降低平臺當前的經營性風險,最好的辦法還是積極維護平臺的正常運營,減少傳播負面消息。

另外,叫獸(公號ID:npducai)建議當前情況下,還是盡量減少平臺立案抓人事件的發生,哪怕是立案,也盡量不要抓人。

現在不少平臺其實都在偷偷開放打折債轉下車,上面也說過,減少出借人數量是zz任務。

如果自己所投平臺還沒到期,又沒有風險承受能力,建議盡快和平臺客服聯系,咨詢是否有打折下車的渠道。

好,叫獸今晚的分享就到這里吧。

本文首發于微信公眾號「NP讀財」(ID:npducai),投資理財上有什么疑惑,可以關注叫獸的微信公眾號,在后臺留言咨詢。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欄目焦點
網貸聚焦
網貸知識
網貸政策
投資理財
論壇熱議

最新評論


返回頂部
特码神算子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