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貸聚焦]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網貸聚焦] 首頁 網貸聚焦 查看內容

"私募一哥"徐翔旗下公司調查結果公布,二位原高管遭重罰

2019-11-22 11:50| 發布者: 網貸凱樂| 查看: 1968| 評論: 0

摘要: 自從徐翔被捕,這位曾經中國私募界的明星人物鋃鐺入獄后,他的親人、朋友、舊部,以及相關公司的情況,依舊時不時地牽動著市場投資者的心弦。 11月20日,歷經數年,對于寧波中百和大恒科技(目前實控 ...

自從徐翔被捕,這位曾經中國私募界的明星人物鋃鐺入獄后,他的親人、朋友、舊部,以及相關公司的情況,依舊時不時地牽動著市場投資者的心弦。

11月20日,歷經數年,對于寧波中百和大恒科技(目前實控人分別為徐翔的父親和母親)涉嫌信披違規的調查終于公布了結果,寧波中百及多位原高管被處罰;大恒科技則成功過關。四年前,有著“私募一哥”之稱的徐翔在杭州灣跨海大橋被抓,隨后,與之相關的多家上市公司被調查,包括由他父母出面控制的兩家上市公司——寧波中百(600857.SH)、大恒科技(600288.SH)。

2017年1月23日,徐翔被以操縱證券市場罪名被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六個月;而如今,兩家公司的調查結果也終于公布。

兩家被查公司結案

11月20日,寧波中百公布了來自證監會的《處罰決定書》,大恒科技則同步公布了一份《結案通知書》。

公告顯示,因涉嫌信披違規,寧波中百于2016年6月收到證監會下發的《調查通知書》,經調查后,確實存在一系列違規行為,由此,證監會對寧波中百處以60萬元的罰款;對公司原董事長、實控人龔東升給予警告,并處以30萬元的罰款;對公司原副總經理胡慷給予警告,并處以20萬元的罰款。

來源:寧波中百公告

而在一周前,龔東升被處以終身市場禁入,胡慷被禁入十年,想必他們此后很難再有機會進入證券市場興風作浪。

此外,大恒科技自2018年3月開始立案,經過一年多的調查,最終證監會認定涉案違法事實不成立,決定結案。

野馬財經注意到,寧波中百此次被罰事件具體還要追溯到2013年。那時候徐翔的父親徐柏良還沒有成為公司實控人,當時的寧波中百還叫工大首創,實控人為龔東升。

2013年4月,工大首創關聯方天津市九策高科技產業園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天津九策”),與中建四局簽訂了《工程款債務償還協議書》,約定天津九策欠付中建四局9.47億元工程款的清償問題。

時任法人、董事長龔東升未按照規定履行公章使用審批流程,且未經董事會、股東大會審議的情況下,向中建四局出具了一份蓋有工大首創公章及其本人簽名的《擔保函》,擔保方式為不可撤銷的連帶責任保證,且事后未向董事會及其他董監高告知該事項。

就在徐翔被抓的半年后,2016年4月12日,寧波中百收到中建四局郵寄的《關于敦促貴司承擔擔保責任的函》,要求上市公司清償債務,此事東窗事發。

證監會認為,寧波中百未及時在臨時公告、定期報告中披露重大擔保事項的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相關規定,同時寧波中百的董監高未勤勉盡責,未及時發現寧波中百存在內部控制管理缺陷、公章管理不規范等問題,致使寧波中百在2013年至2015年的信息披露存在重大遺漏。

其中,大恒科技在2017年12月時收到《行政處罰及市場禁入事先告知書》,自2018年3月起,經過一年多的立案調查,最終證監會認定涉案違法事實不成立,決定結案。

至于大恒科技,有接近公司的人士向野馬財經分析,應該是受了寧波中百的影響,因此也收到了調查。實際上,從人員聯系來看,大恒科技董事長魯勇志、副董事長趙憶波、董事兼副總裁王學明、獨立董事趙秀芳、監事長嚴鵬,以及監事徐正敏,他們6人同時也是寧波中百的董事及監事。

結果出來后,大恒科技股價連續兩日下跌,截至11月21日收盤,收盤價格為11.45元/股,而寧波中百股價反而連續兩日上漲,截至今日收盤,價格為9.27元/股。

入局前后

2017年1月,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對徐翔、竺勇等人操縱證券市場案進行了宣判,判決書顯示,徐翔因犯操縱證券市場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六個月,隨后他被羈押于青島的監獄服刑。

與此同時,其所持有的六家上市公司股份亦被凍結。分別為大恒科技、寧波中百、東方金鈺(600086.SH)、文峰股份(601010.SH)、華麗家族(600503.SH)、長航油運(600087.SH)。除華麗家族外,其他股份分別由徐翔的妻子、父母和徐翔朋友等代持。

例如,大恒科技的第一大股東是徐翔的母親鄭素貞,持股比例為29.75%,比前十大股東中的2到9名持股比例的合計還要多,目前仍全部處于被凍結狀態。

圖片來源:公司公告

寧波中百的第一大股東是西藏澤添投資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西藏澤添”),持股比例15.78%,尚被凍結著。西藏澤添則由徐翔的父親徐柏良持股99%,其余1%由鄭素貞持有。

另外,寧波中百第二大股東竺仁寶所持有8.42%的股份也被凍結,竺仁寶正是徐翔案中主犯之一竺勇的父親。

自2014年徐翔拿到寧波中百控制權后,其股權結構彎彎繞繞,不禁讓人回憶起當時的收購案。當年3月,寧波中百法人由龔東升變更為澤熙舊部徐峻,隨后控股股東變成西藏澤添,其與資本市場上大名鼎鼎的澤熙為“兄弟企業”,實控人為徐翔父親徐柏良。

2014年11月,大恒科技公告稱,公司原控股股東中國新紀元有限公司通過協議轉讓方式將其所持有的公司股份1.2896億股(占公司總股本 29.52%)轉讓給鄭素貞(徐翔的母親)。

兩個月后,大恒科技復盤后開始連續漲停,共收獲5個“一”字漲停,此后隨著大盤走好最高站上39.71元/股的高位,相對于股權轉讓前的10.21元/股,漲幅近4倍。

百億資產糾葛難清

徐翔案近日頗受關注的另一個重點是離婚及百億資產的分割。

今年3月份時,徐翔的妻子應瑩對徐翔起訴離婚,根據野馬財經獲得應瑩簽名的《起訴書》,除了和徐翔辦理離婚手續外,她還希望獲得孩子的撫養權,以及財產依法處理。

在應瑩看來,自己和徐翔2004年初結婚至今已有15個年頭,在徐翔被長期關押時,只能獨自撫養孩子,失去生活來源,以至于夫妻關系失和,故起訴離婚。

她同時表示,徐翔及家人被查封、扣押、凍結的資產約200多億元,“這些財產中,有約130億元是與案件無關的個人合法財產,包括我們夫妻共同財產,也包括徐翔父母、兒子、澤熙系公司等的合法財產。徐翔案判決下達后,法院曾表示會對查封凍結資產進行甄別。目前還沒有進一步的結果。”

不過,按照徐母鄭素貞的說法,從徐翔17歲自己借了3萬塊給他炒股后,母子的資產一直沒有分割。另外,徐翔所涉及到的幾家上市公司也是由徐翔父母分別持股,這或許會給夫妻共同財產的界定帶來一些變數。

更有意思的是,2019年8月29日,應瑩訴徐翔離婚案在青島監獄開庭,據庭審現場人士轉述,根據徐翔代理律師在庭上的表述,之前“總舵主”并不同意離婚,但看到老婆后,突然情緒激動,同意離婚,并且放棄孩子的撫養權。

截至目前,該離婚案仍未有判決,寧波中百、大恒科技股權最終的變數,無疑也牽動著數萬投資者的心。

在如此背景下,你覺得兩家公司相關調查結果落地,又會帶來怎樣的影響呢?歡迎在文末留言。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欄目焦點
網貸聚焦
網貸知識
網貸政策
投資理財
論壇熱議

最新評論


返回頂部
特码神算子资料